城投公司“市場(chǎng)化基因改造”勢在必行

2018-05-12 21:53:48 管理員 1

2018 年 2 月 8 日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和財政部聯(lián)合下發(fā)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增強企業(yè)債券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能力嚴格防范地方債務(wù)風(fēng)險的通知》(發(fā)改辦財金[2018]194 號,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194 號文”),進(jìn)一步規范企業(yè)債券發(fā)行、強化監管,防范地方債務(wù)風(fēng)險。

194號文發(fā)布背景

從 2013 年全國政府性債務(wù)審計之后,城投債發(fā)行持續創(chuàng )新高,2017 年受政策限制雖有所降低但仍處于高位,城投平臺持續加杠桿導致負債率飆升,地方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上升,城投平臺面臨強大的降杠桿壓力。值得注意的是 2017 年城投債凈融資量(總發(fā)行量減借新還舊融資量)降低幅度不小,幾乎與 2011 年持平,這與 2017 年監管政策趨嚴有很大關(guān)系。2017 年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和財政部就聯(lián)合下發(fā)了《關(guān)于在企業(yè)債券領(lǐng)域進(jìn)一步防范風(fēng)險加強監管和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有關(guān)工作的通知》和《關(guān)于開(kāi)展 2018 年度企業(yè)債券存續期監督檢查和本息兌付風(fēng)險排查有關(guān)工作的通知》兩份文件,構筑了企業(yè)債券風(fēng)險體系基本框架,開(kāi)啟了企業(yè)債券風(fēng)險體系統一標準下的多部委統一監管新模式,194 號文是對企業(yè)債券風(fēng)險體系的補充和升級。

根據發(fā)行主體是否屬于城投平臺類(lèi)公司,企業(yè)債可以細分為城投債和產(chǎn)業(yè)債,而據 wind 數據顯示,截止到 2017 年底,我國發(fā)行的城投債占企業(yè)債券總量的 70%以上。城投債作為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的重要組成部分,對其加強監管是防范化解重大風(fēng)險攻堅戰(三大攻堅戰之首)的必然選擇。

194號文亮點(diǎn)

亮點(diǎn)一 :完善“公益性資產(chǎn)”的定義。

194 號文再次重申嚴禁將公益性資產(chǎn)及儲備土地使用權計入申報企業(yè)資產(chǎn),并對“公益性資產(chǎn)”的定義補充完善,新增加的范例包括公共文化設施、公共廣場(chǎng)、市政道路、非收費橋梁、非經(jīng)營(yíng)性水利設施、非收費管網(wǎng)設施等,明確了公益性資產(chǎn)都是沒(méi)有經(jīng)營(yíng)收入、無(wú)法實(shí)現現金流收入或沒(méi)有流動(dòng)性的資產(chǎn),具有一定收益的準公益性資產(chǎn)并不在禁止之列,形成了一定的操作空間,這為企業(yè)債券發(fā)行實(shí)操提供了明確指引。

亮點(diǎn)二 :運作市場(chǎng)化

按照 194 號文的要求,申報企業(yè)應當市場(chǎng)化運作,健全公司治理結構、管理決策機制和財務(wù)管理制度,市場(chǎng)化運作的核心在于平臺公司自身經(jīng)營(yíng)的市場(chǎng)化。按照國資委對國有企業(yè)分類(lèi)監管要求,公益類(lèi)企業(yè)重點(diǎn)考核成本控制、產(chǎn)品服務(wù)質(zhì)量、營(yíng)運效率和保障能力 ;公益類(lèi)企業(yè)也是市場(chǎng)化企業(yè)的一種,城投平臺市場(chǎng)化經(jīng)營(yíng)并不意味著(zhù)不再參與政府類(lèi)項目(特別是沒(méi)有經(jīng)營(yíng)現金流的公益類(lèi)項目),而是要求城投平臺公司在參與公益類(lèi)項目的過(guò)程中是以市場(chǎng)主體的形式參與其中,按照績(jì)效考核等市場(chǎng)化方式來(lái)履行權利和承擔義務(wù)。

亮點(diǎn)三 :融資市場(chǎng)化

市場(chǎng)化融資則意味著(zhù)申報企業(yè)在發(fā)行企業(yè)債券時(shí),要剝離純公益類(lèi)資產(chǎn),依托自身信用制定本息償付計劃和落實(shí)償債保障措施,確保債券本息按期兌付,申報發(fā)債時(shí)應主動(dòng)公開(kāi)聲明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,發(fā)行債券不涉及新增地方政府債務(wù),融資市場(chǎng)化要求與2017 年 50 號文一脈相承。

亮點(diǎn)四 :回報市場(chǎng)化

194 號文的“市場(chǎng)化投資回報機制”,實(shí)際上是要求無(wú)論企業(yè)債募投項目是否屬于公益性項目,都要求申報企業(yè)與地方政府簽訂合作協(xié)議或者合同,按照市場(chǎng)化原則約定在項目建設過(guò)程中或建設完成后各自的權利義務(wù),比如棚改類(lèi)項目,地方政府需要履行的義務(wù)包括按時(shí)劃撥承諾的相關(guān)財政補貼 ;文件同時(shí)要求“各地財政部門(mén)應當按規定在年度預算中安排資金及時(shí)支付給依法合規承接政府投資項目的企業(yè),防止地方政府惡意拖欠企業(yè)工程款”,這就要求地方政府在安排新的項目投資時(shí),必須規劃好相關(guān)的支出預算,做到“量入為出”,杜絕隱性債務(wù)的增加。

對城投公司影響

影響一 :近期融資相對困難

在統一監管標準的背景下,城投公司發(fā)行企業(yè)債過(guò)審的困難加劇,融資渠道可能變窄,間導致融資成本升高,部分項目(主要是純公益性項目)基本無(wú)法通過(guò)債券市場(chǎng)獲得資金,而過(guò)往項目或多或少都有公益性資產(chǎn)摻雜其中,所以城投公司存量債務(wù)再融資問(wèn)題會(huì )更加嚴峻。

影響二 :城投企業(yè)運作亟待全面轉型市場(chǎng)化

為發(fā)行企業(yè)債券獲得低成本資金,城投公司在公司治理、管理決策機制和財務(wù)管理制度等方面必須要符合監管標準,這就倒逼城投公司規范自身運營(yíng),在管理結構、資本運作、產(chǎn)業(yè)結構、子公司管控、人才結構等多方面做出長(cháng)遠規劃。

影響三 :進(jìn)一步增加對地方政府的約束

194 號文對城投公司的長(cháng)遠發(fā)展是有益的,因其不但約束城投公司,同時(shí)也約束地方政府,城投公司過(guò)去因為承擔過(guò)多的政府項目,而地方政府欠款又將債務(wù)壓力轉移到城投公司身上,政府欠款主要有表內的應收賬款、其他應收款和表外的未實(shí)現補貼三種形式。194 號文的發(fā)布意味著(zhù)未來(lái)城投公司新增投資支出有了比較明確的資金來(lái)源,理論上會(huì )減少企業(yè)應收款項的新增規模,減少對企業(yè)資金的占用,從而有利于城投公司的發(fā)展。

城投公司何去何從

縱觀(guān) 194 號文等一系列文件,城投公司的轉型發(fā)展迫在眉睫,城投公司的轉型應以“全面市場(chǎng)化轉型”為主題,在以下方面做出努力 :

首先,完善治理結構頂層設計。即由股東會(huì )(出資人)、董事會(huì )、監事會(huì )、黨委會(huì )、高管層按照公司章程及專(zhuān)項議事規則的約定,制定明確的權限委托規定和決策程序。劃清政府與平臺公司權責界面,按章決策、按章辦事、按章追責,政府方出資代表通過(guò)股東大會(huì )或者董事會(huì )履行職責,行政職能和股權職能切實(shí)分離,促進(jìn)國企真正成為獨立市場(chǎng)主體。

其次,制定高度實(shí)操性的轉型戰略。特別重要的是應緊密?chē)@城市總體發(fā)展戰略要求,明晰城投公司的戰略定位及發(fā)展目標,并在發(fā)展路徑、產(chǎn)業(yè)組合、資本運作等多方面做出系統規劃,最終通過(guò)制定完善的運營(yíng)配稱(chēng)及行動(dòng)計劃來(lái)保障城市發(fā)展與自身戰略的執行。同時(shí)應主動(dòng)向上營(yíng)銷(xiāo),獲得更多資源與政策支持。

再次,強化資金集中管理體系建設。鑒于筆者給已服務(wù)過(guò)的天津住宅集團、鄂旅投、四川交投、新疆機場(chǎng)集團、新疆水投等集團型客戶(hù)均推薦資金集中管理體系,能夠切實(shí)解決集團型城投公司四大問(wèn)題 :減少“存貸雙高”、降低集團總體融資成本、提升資金風(fēng)險預警水平、強化對子公司管控等。

最后,建立市場(chǎng)化的人才隊伍。圍繞陸續發(fā)布的政策文件要求,城投公司亟需啟動(dòng)市場(chǎng)化轉型,而人才結構將成為運營(yíng)配稱(chēng)體系中的首要門(mén)檻。一方面,城投公司應根據市場(chǎng)化業(yè)務(wù)板塊的布局,加大市場(chǎng)化經(jīng)營(yíng)人才招聘力度 ;另一方面,應在全公司上下有效配置人力資源,推行可激發(fā)人才活力的綜合舉措,構建出城投公司全員想發(fā)展、肯發(fā)展、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內生“核動(dòng)力”。